北京离婚律师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分家析产 >

刘桂华诉刘宗元分家析产纠纷抗诉案

返回列表 浏览: 人次 作者: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发布日期:2019-09-25 14:27:34

  刘桂华诉刘宗元分家析产纠纷抗诉案

刘桂华诉刘宗元分家析产纠纷抗诉案

  【抗诉机关和受诉法院】

  抗诉机关:绵阳市人民检察院

  受诉法院: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基本案情】

  申诉人(原审原告):刘桂华,女,汉族,住该县人民政府宿舍3单元6号。

  被申诉人(原审被告):刘宗元,男,汉族,住该县玉龙镇瑞升街46号。

  刘桂华与刘宗元分别在1934年、1936年被刘秉均、刘文清夫妇抱为养女、养子。1944年刘秉均、刘文清夫妇购买街房二间(即现玉龙镇瑞升街46号、47号)。1950年刘桂华离家参加工作。1951年刘秉均因病去世。1962年因生活困难,刘文清、刘宗元将街房一间(即47号)以350元卖给玉龙区修配社。刘桂华事后得知未表示异议。1968年8月刘文清因病去世,未留下遗嘱处理房产,刘宗元、刘桂华兄妹因感情较好,也没有提出过处理房产之事,房屋一直由刘宗元一家居住。1990年8月玉龙区进行房产登记,刘宗元将房产登记在自己一人名下。同年9月24日刘桂华回玉龙镇听说此事后,当即找到刘宗元询问此事,并提出分割房屋。双方发生争执,经镇政府、居委会调解,仍未达成一致意见。刘桂华即于1990年10月向盐亭县法院起诉,请求分家析产。

  【原审裁判】

  盐亭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被告与刘秉均、刘文清夫妇间的事实上的收养关系均成立,1962年卖房一间,应视为养母刘文清出卖个人分享的份额,原被告均属应当知道而未提出异议。1968年刘文清去世,无房屋遗产。自土改登记以来,历经三十多年,尤其至养母刘文清去世的二十多年以来,该房一直由被告占有、使用,期间原告均未起诉对该房主张权利。我国《民法通则》颁布实施后的两年诉讼时效期间,原告未主张权利,亦无中止、中断的法定事由,原告请求分割争执之房的民事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根据《民法通则》第135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刘桂华不服,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绵阳市人民检察院于1991年10月10日向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抗诉及其理由】

  绵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盐亭县人民法院以“1968年刘文清去世,无房屋遗产”、“原告请求分割争执之房民事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

  1.1944年刘秉均、刘文清夫妇购买街房二间,属夫妻共有财产。1951年刘秉均因病去世,二间房屋的一半份额应属刘秉均的遗产。依照我国《婚姻法》和《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妻刘文清、养女刘桂华、养子刘宗元对其遗产享有同等的继承权。遗产未分割,为三人共同共有。1962年4月,因生活困难,刘文清、刘宗元卖去房屋一间,刘桂华事后得知未提出异议,其法律后果应由刘文清、刘宗元、刘桂华三人共同承担。按盐亭县人民法院判决认定“1962年卖房一间,应视为养母刘文清出卖个人分享的份额”,剩下的一间也应属刘秉均的遗产。刘文清、刘桂华、刘宗元同样享有同等继承权。因此,认定“刘文清去世,无房屋遗产”是错误的。

  2.1968年刘文清去世后,其遗产应由刘桂华、刘宗元共同继承。继承开始后,刘桂华没有表示放弃继承。根据《继承法》第25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77条之规定,应视为接受继承,遗产未分割的,即为共同共有。基于刘桂华未放弃继承的法律事实,原继承法律关系变更为共同共有的法律关系,诉讼时效应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刘宗元1990年8月28日在申请房产登记时,将属于二人共同共有的房产登记在自己一人名下,应视为对刘桂华合法民事权利的侵害,其诉讼时效应从1990年8月28日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刘桂华于同年10月20日向玉龙区人民法庭提出分家析产的诉讼请求,没有超过《民法通则》有关诉讼时效2年的规定。

  【再审结果】

  该案抗诉后,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再审。再审认为:刘秉均、刘文清夫妇购买的坐落在盐亭县玉龙镇瑞升街的房屋两间,属夫妻共同财产。刘秉均去世后,两间房屋的一半份额属刘秉均的遗产,其妻刘文清、养子刘宗元、养女刘桂华对遗产有均等继承权,遗产未分割,属三人共同共有。后来刘文清、刘宗元出卖房屋一间,刘桂华事后得知未提出异议,应视为三人的共同处分。刘文清去世后,其遗产应由刘桂华、刘宗元共同继承。刘桂华没有放弃继承的表示,视为接受继承,遗产未分割,即为共同共有。1990年8月刘宗元把属于共同共有的房屋产权登记在自己一人名下,应视为对刘桂华在共有财产中份额的侵犯。原审法院认为刘桂华在1990年10月提起的“分家析产”的诉讼请求超过了诉讼时效,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属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不当,绵阳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抗诉理由成立。刘桂华对养母尽了赡养义务,对现争执之房屋有部分产权,提出析产请求应当支持;刘宗元与养父,特别是与养母长期共同生活,尽了主要赡养义务,且别无他房一直居住在现争执之房屋内,并对房屋进行了修缮,应当多分房产份额。案经当庭调解,双方当事人未达成协议。于1991年11月12日判决:撤销盐亭县人民法院(91)盐法民字第224号民事判决;坐落在盐亭县玉龙镇瑞升街的46号房屋属刘宗元、刘桂华共同共有(扣除刘宗元自建部分);刘宗元给付2000元人民币予刘桂华,其讼争之房屋的产权属刘宗元一人所有。

点我立即咨询,线上咨询不收费

北京离婚律师事务所
微信二维码

微信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