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离婚律师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分家析产 >

杜桂娣等诉杜国光等分家析产继承再审重审案

返回列表 浏览: 人次 作者:北京离婚律师咨询 发布日期:2019-09-25 14:29:15

  杜桂娣等诉杜国光等分家析产继承再审重审案

杜桂娣等诉杜国光等分家析产继承再审重审案

  判决书字号: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09)浦民一(民)再重字第5号。

  案由:分家析产继承纠纷。

  诉讼双方

  原告:杜桂娣,女,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原告:杜水琴,女,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原告:伍爱国,男,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代理人:李炳福,上海沪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伍国妹,女,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原告:伍燕勤,女,汉族,住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西花园宁光电工厂家属区。

  委托代理人:伍国妹,女,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告:杜国光,男,汉族,在北京市城建四分公司工作,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代理人:陈渊,上海科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国明,男,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告:杜国生,男,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审级:再审一审。

  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人员:审判长:张爱萍;审判员:苏中文、王爱珍。

  审结时间:2010年11月9日。

  本案原、被告曾于2007年3月经法院主持调解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杜国光以原审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审后,作出民事裁定,撤销原审民事调解书,将本案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原告杜桂娣、杜水琴诉称

  原、被告有祖传平房三间半(以下简称为系争房屋),土改时产权登记在原告杜桂娣之父杜来生名下,当时家庭成员有杜来生、杜氏、杜根娣、伍东根、伍燕勤、杜桂娣、杜金法、杜水琴共计8人。杜来生、杜氏、杜根娣、伍东根、杜金法已先后去世。1991年9月,杜国光将祖传房屋的土地使用证登记在其一人名下,2006年4月,经浦东新区法院(2006)浦民一(民)初字第4673号调解书对伍东根、杜根娣、伍燕勤、伍国妹、伍爱国所继承的一间平房,确定产权归伍爱国所有,尚有两间半未作处理,现原、被告为析产、继承发生争议,协议未果。现要求对坐落于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4队祖传房屋(权证号033679)析产、继承,杜桂娣、杜水琴各继承一间(共36平方米)所有;诉讼费由原审被告承担。重审审理中,杜桂娣表示撤回对其中南面一间平房的起诉,但如果系争房屋中有自己的权利份额,杜桂娣不放弃。

  原告伍爱国、伍国妹、伍燕勤诉称

  杜国光原来曾口头同意给伍爱国、杜水琴各一间房屋,希望法院依法处理。

  被告杜国光辩称

  原告所要析产继承的土改老房子早就倒塌,现有的房子是重新建造的。系争房屋在1991年办理了土地权证,登记于杜国光名下,应以1991年的土地权证来分配。并且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杜国明、杜国生辩称

  杜国光原来曾口头同意给伍爱国、杜水琴各一间房屋。对原告诉讼请求,不表示异议,希望协商解决。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杜来生(1964年12月1日去世)与金小妹(1980年3月12日去世)夫妇共生育四女,即大女儿杜水囡(南)、二女儿杜根娣(1968年6月去世)、三女儿杜友珍(2006年1月2日去世)、四女儿杜桂娣(即原告)。杜根娣与丈夫伍东根(2005年5月19日去世)共生育一子二女,即原告伍爱国、伍国妹和伍燕勤。杜友珍与丈夫孙林福(1988年2月18日去世)共生育六个子女,分别为孙金妹、孙金国、孙银国、孙金芳、孙荣国、孙伟国。杜桂娣与丈夫杜金法(1984年去世)共生育三子二女,即原告杜水琴和被告杜国明、杜国生、杜国光及杜宝囡(又写为杜宝南,1985年去世),杜宝囡与丈夫陈野伯(2009年去世)共生育一子陈庆华,陈野伯父亲名陈金炎,杜宝囡去世后,陈野伯与方翠华结婚,未生育子女。1951年土改时,坐落于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六团杜尹村4队登记于杜来生名下的房屋共有三间半,其中南面有两间半,北面有一间(以下称北面土改房屋),南面房屋与北面房屋之间有一过弄。土改时登记人口八人,具体名册已无法查到。土改时家庭人员有杜来生、金小妹、杜根娣、伍东根、杜桂娣、杜金法、伍燕勤和杜水琴共八人。

  20世纪70年代,杜桂娣一家将原土改时的南面二间房屋拆除,向西、北扩建,翻建成三上三下楼房,并在西面一上一下楼房的北面建造一间平房(以下称北面平房,在北面土改房屋的南面),且在三上三下楼房同排西侧建造简易平房一间,该三上三一下楼房和北面平房一间、简易平房一间均无建房审批手续。1991年9月,上海市农村宅基地使用证登记时,上述三上三下楼房中,东面一上一下楼房宅基地使用登记在杜国明名下,中间一上一下楼房宅基地使用登记在杜国生名下,西面一上一下楼房和同排西面简易平房一间、北面平房一间及北面土改房屋一间宅基地使用登记于杜国光名下,杜国光名下宅基地使用证为沪集宅(川沙)字第033679号。2000年左右,杜桂娣在北面平房一间的基础上加层。北面土改房屋一间曾经坍塌,杜桂娣于2002年左右用杜国光的资金将其修缮。

  重审审理中,杜水囡(南)、孙金妹、孙金国、孙银国、孙金芳、孙荣国、孙伟国、陈庆华、陈金炎、方翠华均表示,如系争房屋中自己享有相关权利份额,均予以放弃。杜国生表示,如果北面土改房屋一间中自己有相关权利份额,予以放弃。杜桂娣、伍国妹、伍燕勤、杜国明表示,他们在系争土改房屋中的所有权利份额归原告伍爱国所有。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951年6月苏南区川沙县土地房产所有证第二联(县存)川江字第0855号和第0848号土改资料复印件各一份。

  2006年3月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人民政府、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六团社区委员会、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的证明一份。

  2006年3月11日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杜国光的授权委托书和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

  沪集宅(川沙)字第033679号土地使用者为杜国光上海市农村宅基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

  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申请表、审核表复印件一份。

  杜来生、金小妹、杜根娣、伍东根、杜金发、孙林福、杜友珍、杜宝囡、陈野伯死亡证明各一份。

  2009年3月26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的证明一份。

  2009年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的证明二份。

  上海城市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出具的《房屋价格评估报告》及当事人的陈述。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同时,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以依法继承、分割共有财产。

  关于系争房屋的析产范围问题。1951年土改登记于杜来生名下的三间半房屋,其中南面的两间半房屋已于20世纪70年代被杜桂娣一家拆除,翻建、扩建为三上三下楼房,1991年9月上海市农村宅基地使用证登记时,上述楼房杜国明、杜国生、杜国光各登记一上一下。北面土改房屋一间曾发生坍塌,杜桂娣作过修缮,但基本保持了原貌。基于上述南面的两间半土改房屋已不复存在,且原告诉讼请求仅要求析产、继承北面土改房屋一间,故该院就北面土改房屋一间进行析产。

  关于系争房屋的权利人情况。系争房屋在1951年土改登记时,登记户主是杜来生,人口八人,其中未列明系哪八人。按照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人民政府、浦东新区川沙新镇六团社区委员会、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村民委员会于2006年3月盖章确认的证明,土改时家庭人员有杜来生、金小妹、杜根娣、伍东根、杜桂娣、杜金法、伍燕勤和杜水琴共八人。重审审理中,原、被告对上述土改时家庭人员情况均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故该院推定土改时系争房屋的权利登记人为杜来生、金小妹、杜根娣、伍东根、伍燕勤、杜桂娣、杜金法、杜水琴。

  关于系争房屋的分割问题。系争房屋的权利人为八人,分别享有八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杜来生去世后,其份额依法由其妻子金小妹及四个女儿即杜水囡(南)、杜根娣、杜友珍、杜桂娣继承,因杜水囡表示放弃权利,杜友珍的子女也均表示放弃权利,故由金小妹、杜根娣、杜桂娣各继承二十四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杜根娣去世后,其份额依法由金小妹、伍东根、伍爱国、伍国妹、伍燕勤各继承三十分之一的产权份额。金小妹去世后,其份额依法由杜水囡(南)、杜友珍、杜桂娣继承及杜根娣的子女代位继承,因杜水囡表示放弃权利,杜友珍的子女也均表示放弃权利,故由杜桂娣继承及杜根娣的子女代位继承各得十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杜金法去世后,其份额依法由其妻子杜桂娣及五个子女即杜水琴、杜国明、杜国生、杜国光、杜宝囡(南)继承,现杜宝囡(南)的继承人表示放弃权利,故由杜桂娣、杜水琴、杜国明、杜国生、杜国光各继承四十分之一的产权份额。伍东根去世后,其份额依法由伍爱国、伍国妹、伍燕勤各继承二十四分之一的产权份额。根据以上共有情况及根据继承顺序所发生的法定继承,杜桂娣对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为29.17%,伍爱国、伍国妹、伍燕勤对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共为48.33%,杜水琴对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为15%,杜国明、杜国生、杜国光对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各为2.5%。现杜桂娣、杜国明、伍国妹、伍燕勤表示他们在系争房屋中的权利份额归原告伍爱国所有,于法不悖,该院予以准许。故原告伍爱国在系争房屋中的权利份额为80%,杜水琴在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为15%,杜国生、杜国光在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各为2.5%。

  关于北面土改房屋一间的面积问题,在原审及重审案件审理中,伍爱国等认为北面土改房屋一间面积为13.8平方米,依据是伍爱国提供的勘丈记录表。但该院根据伍爱国提供的沪集宅(川沙)字第033679号土地使用者为杜国光的上海市农村宅基地使用证附图,同时按照上海城市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经过实地勘察出具的评估报告,认定北面土改房屋一间建筑面积为16.2平方米。

  鉴于原告伍爱国在系争房屋中所占的份额较多,宜分得系争房屋。原告杜水琴、被告杜国光在系争房屋中所占份额较少,可分得相应的折价款。系争房屋的价值应包括房屋价格和土地使用权价值两部分。评估公司对房屋价格进行了评估,同时应法院要求,另行了解系争房屋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基价。系争房屋所在区域的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过程中,拆迁居住房屋补偿的土地使用权基价为每平方米1 350元。因此,分得房屋的当事人还应当给付其他当事人一定的土地使用权补偿款。该院结合系争房屋价格和土地使用权价值,确定系争房屋补偿款按每平方米1 647元计算,原告伍爱国应给付原告杜水琴房屋补偿款4 002.21元,原告伍爱国应给付被告杜国生和杜国光房屋补偿款各667.04元。

  鉴于系争房屋一直由杜国光使用至今,故其出资对房屋所作的修缮系履行应尽的义务,体现了权利义务对等原则,故该院对杜国光对系争房屋履行的修缮义务不再酌情另行予以补偿。

  被告杜国光辩称系争房屋在1991年颁发宅基地使用权证时已登记在被告杜国光名下,故要求以系争房屋的权属已归属被告杜国光为由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对此,该院认为,根据原审时的相关法律规定,对于现存的土改登记房屋,应以土改时的登记人为房屋权利人。1951年土改登记时系争房屋产权已明确登记在以户主杜来生为代表的八人名下,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应确认上述八位登记人为权利人。1991年的宅基地使用权登记,系对宅基地使用权的登记确认,并未改变系争房屋的权属性质。本案系一再审案件,应适用原审时的法律政策,现行的有关物权法律精神及相关政策规定不能适用于本案。故被告杜国光的辩称理由,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该院不予采纳。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七十八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坐落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杜尹村4队杜家宅[地号为杜尹村12丘(65)]的房屋中,二层楼房北首坐东朝西北面一间平房的产权归原告伍爱国所有。

  原告伍爱国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杜水琴房屋补偿款人民币4 002.21元,支付被告杜国生房屋补偿款667.04元,支付被告杜国光房屋补偿款667.04元。

点我立即咨询,线上咨询不收费

北京离婚律师事务所
微信二维码

微信关注我们